首页 > 热点资讯 >新闻内容

忍心张口去啃。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

2020年08月29日 16:42

风是多情的。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,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,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,吹得诗意盎然,吹得舒展酣畅。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,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。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,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。阵阵清香,优雅而芬芳,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,引得打着灯笼,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。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,顶住尘土的飞扬,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,耐得住干旱的折磨,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

相关推荐

2020年将是租赁行业大调整的一年

2020年的疫情让无数行业陷入绝境,长租公寓行业也不例外,自从疫情爆发到现在,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。天气渐暖,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,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。疫情发生以来,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。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,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,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。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,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“洗牌”。为什么被誉为“风口上的猪”的长租公寓,现在变的如此狼狈?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?在租客网看来,并不是。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,任谁都想来啃一口,大众创新、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,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,瞬间成为香饽饽。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,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,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、融资难度大的局面,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,没有房源就高价抢,没有人才,就重金去求,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,风风火火而来,冷冷清清散去,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。在租客网看来,疫情只是“催化剂”,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。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?确实,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,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,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,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?回顾近代史,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。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。01政策落地2020年,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,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。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;营业税简化征收;商改住、工改住等,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,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。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,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,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,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。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,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。住建部明确表示: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,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。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,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。长租租赁行业,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,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,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,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,客户群体精准,衍生的行业多,经营可以无限扩大,发展前景广阔,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,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,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。

2020年06月15日 11:38

有房东单月下调万元 全国18城一季度租金下跌12%

赵武贞(化名)已经在家办公两个多月了,这个假期对他来说是如此漫长,需要面对无薪轮休以及照常缴纳的房租。他在北京一家航空公司工作,就租住在离公司不远的地方,他告诉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,虽然目前并没回北京,但他仍然照常交着房租,房东也并没有减免的意思。机构报告显示,18个重点城市中,第一季度的平均月租金为42.8元/平方米,同比下降12%。一些品牌公寓的出租率甚至下降了20%,一线城市成交量也远未恢复至去年同期。一季度租金同比下跌12%“不过续约的时间快到了,估计房东不会再像往年一样涨价了,我看过我们小区的其他房源,租金都还是去年的水平。”赵武贞认为短时间内租金不会再涨了。事实上北京有很多房源的租金一降再降。公开资料显示,顺义南平东里的两居室从2019年8月5000元/月的报价降到了最近的4500元/月;海淀区自在香山一套整租,从1月的46000元/月降到了最近的43000元/月;朝阳区上元君庭一套房源从1月的35000元/月降至目前的25000元/月。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,2020年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,在其统计的18个城市中平均月租金42.8元/平方米,比去年同期下降12%。2月受成交量严重缩减影响,租金水平呈现波动。今年3月,除了上海租金同比增长3.73%,西安租金同比增长0.47%以外,大多数城市的租金比去年同期有所下降,青岛、烟台、杭州和广州4个城市租金同比下降超过10%。成交周期方面,3月一线和新一线城市(上海、北京、广州、成都、深圳、南京、杭州)的成交周期相对较短,低于60天。其他城市的成交周期均超过60天,预计住房租赁市场全面复工后,需要2~3个月消化库存房源。一些品牌公寓的空置率也在上升。报告显示,依据调研,疫情期间,蛋壳公寓全国总出租率已跌至75%,同比下降20%;自如管理的100万间房源,受疫情影响平均多空置15天,企业直接损失预计超过6亿元。贝壳研究院租赁分析师黄卉表示:“从一线城市来看,第一季度一线城市的租赁市场较二三线城市的恢复慢,其中深圳、上海、北京等受疫情影响,成交量还没有恢复到去年的同期水平。”复工激发回暖迹象虽然一季度租赁市场整体下行,但目前还是有回暖迹象,复工面积逐渐扩大为租赁市场带来了动力。据了解,福建、长春、深圳3个地区发布了4项企业复工指导,要求加强对工作人员返岗的健康管理,进入社区带看房屋时控制人员数量,遵守社区的防疫管理秩序。杭州、成都、合肥、重庆、广州、郑州等6个城市发布了财政补贴租赁住房市场发展的通知。赵武贞告诉记者,近一两个星期他便会返回北京,其他外地的同事也陆续经历隔离后去办公室工作。近期的租赁需求有了明显上扬,有长租公寓业内人士向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表示:“目前长租公寓租客大部分已经返回,2、3月疫情期间平台续约率达到历史高点,新签单日高点也恢复甚至略高于去年同期水平。”3月租赁市场整体基调仍然是下行。据诸葛找房统计,重点二线城市平均租金为35.28元/平方米/月,环比微跌0.06%,同比下跌0.86%。但是应该看到,一线城市正在缓慢回升。一线城市平均租金为93.45元/平方米/月,环比上涨0.43%,同比上升2.58%。西安、北京、天津、成都和济南,3月租金环比上涨幅度均超1%。值得注意的是,租赁市场内部需求变化也可能引发一波换租热度。从疫情之后租客换租的意愿来看,63.45%的租客表示愿意提升居住质量,其中34.87%的租客表示愿意多花租金租赁地段和服务更好的房子。贝壳研究院表示:“从租赁消费者端总体来看,疫情推动了消费升级,租客更加关注居住品质,疫情结束之后将迎来租赁市场换租小高峰,‘新改善’需求集中释放。”

2020年05月18日 00:07

快递柜收超时费,丰巢陷入两难困境

本篇文章7373字,读完约19分钟图片来源@视觉中国文丨极点商业评论,作者丨杨建钊,编辑丨刀疤姐丰巢快递柜,再一次成为外界关注焦点。这一次,是因为它将从4月30日开始,在全国启动会员制服务:丰巢将对滞留快件的非会员用户在超时12小时后超时后收费0.5元/12小时,3元封顶;会员则每月5元,7天长时间存放不限次数。简单总结就是,以前免费的丰巢快递柜,要收超时费了。这个消息,对已宣称为110余城市、超2亿用户提供无接触交付服务的丰巢快递柜而言,带来的利弊恐怕难以平衡——可以预见,它将面对众多用户的抱怨、吐槽甚至投诉;但同时,这又是它玩命烧钱扩招过程中,减少巨亏的重要一步。相信丰巢在决定前已做出预判。毕竟,格格、速递易、日日顺乐家等早已开始对超24小时的快递收取每天1元的保管费。真正问题是,以解决“最后100米”派送问题而诞生的智能快递柜,在过去几年快速扩张后,不仅“被签收”、“未经同意而入柜”等不规范现象层出不穷,而且迄今也为找到任何有效商业模式。用户快递员两头收费目前,外界对丰巢的争议,主要集中在两点。一是快递员在放入快递柜时,已经付费过一次了,在购买快递时已支付快递费的用户,为何还要再次付费?二是其他快递柜大部分都是免费24小时,丰巢却缩短了一半,堪称行业最贵。在虎扑,一个有关“丰巢快递收费”的投票,截至目前已有1.6万人参与,接近75%的用户表示“不合理,以后快递送上门”,只有21%的用户认为丰巢收费合理。相比是否收费合理,更多网友反对的是,按照《邮政法》规定,快递必须按照名址投递,但这一行规在现实中几乎不存在:随意签收,未经允许放智能快递柜等违规行为已成常态——哪怕,使用快递柜并非每位消费者的主动意愿。“极点商业评论”走访的情况证实了这一点。4月29日上午,在成都几个小区的丰巢点位,3个小时内,陆续有顺丰、申通、圆通等快递员前来存放快件,但提前打电话与用户沟通的不到四分之一,大部分快递员都是直接将快件放入丰巢、日日顺乐家等快递柜后,短信通知用户。“没办法,我每天要负责附近200多单快递,如果每位用户都送货上门或打电话沟通,那么就要花几百分钟,根本没法完成派单。”对此,一位快递员表示自己也很无奈,因为很多人白天上班,他们只好先将快件存放丰巢等快递柜,在短信通知,等收件人晚上下班后再来取。“确实从4月30日开始,如果不是丰巢会员,超过12小时就要收费0.5元。”在这位快递员看来,他更希望用户能直接签收快件,因为放入快递柜,就意味着需要自己支付快递柜的“保管费”。他表示,目前丰巢存储柜分为大格、中格、小格三种,其中大格每次收费为0.4元,中格、小格每次收费0.35元。速递易、日日顺乐家等“保管费”和丰巢差不多,每次在0.3-0.6元之间。“快递公司不会报销这笔费用,都是我们自掏腰包。”他颇为无奈的表示,快递员按单计薪,自己每单配送提成也就1元多,给丰巢的保管费几乎占了提成的三分之一。一位业内人士就表示,从这个角度来看,丰巢此次推出“会员服务”,以及将免费时间缩短为12小时别有深意——丰巢不仅是想双向收费、两头收钱,而且还希望加大用户端收费的趋势。“对上班时间长或加班的人来说,基本上每个快递要付额外的费用。”但事实上,根据“极点商业评论”了解来看,如果未经允许存柜,消费者是完全可以拒付这笔费用的。一位对电商有十多年观察的资深律师表示,根据《消费者权益保护法》,消费者享有知情权和自主选择权。若快递员已征得收件人同意,将快件存放于快递柜,并明确约定由此产生的费用由收件人承担,则应“按约履行”。但若快递员未征得收件人同意,就将快件存入快递柜,那么就侵害了收件人的知情权、选择权,收件人就没有义务为此付费。“事实上,快递员将快件存入快递柜,是快递员和丰巢之间达成的协议,由此产生的费用,不管是快递员,还是丰巢承担,都并不涉及收件人。”上述律师表示。巨亏之下,“穷疯了”的丰巢值得注意的是,丰巢并不是第一次试图向用户收费——去年10月,有用户发现在使用丰巢快递柜取件时,需要支付1元钱赞赏才能取货。虽然丰巢随后表示,这一赞赏并非是强制的。问题是,“跳过赞赏”按钮被设计成灰色,并放置在屏幕最底部不显眼的位置。这样的设计显然是丰巢有意为之,网友们纷纷指责丰巢是“穷疯了”。在外界看来,在向快递员收取保管费之后,还出现了对用户的“诱导收费”,以及“行业最贵收费”或者“每月5元会员”,其实背后,都是丰巢巨亏之下,“穷疯了”的焦虑有关。根据此前公开资料,截至2018年5月31日,丰巢资产总额是63.11亿元,而负债总额却高达17.32亿元。同一时期,丰巢经营数据也令人大跌眼镜:前5个月的总营收为2.88亿元,净利润亏损为2.49亿元。去年12月,丰巢还进行了一次让业界看不懂的工商变更,注册资金直接从25.4亿减少到11.67亿元。有财经观察人士彼时表示,一般来说,企业都是采取增加注册资本金的行为,丰巢反其道而行之,除非是危机远超外界想象。对背靠顺丰大山的丰巢来说,这种处境恐怕是之前难以想象的。2015年6月,顺丰、中通、申通、韵达、普洛斯五家企业共同投资5亿元,创建了丰巢。2017年1月,丰巢获得25亿元A轮融资,拉开了它疯狂的烧钱扩张之路,随后短短一年时间,丰巢就完成了2万组智能快递柜的布局。2018年1月,丰巢获得20.7亿元的B轮融资。截至2018年底,已累计获得融资超过55亿元,并收购了竞争对手中集e栈,通过烧钱,市场占有率迅速达到了40%到50%,稳居行业霸主地位。问题是,融资有多快,亏损就有多高。从成立开始,丰巢就一直处于亏损状态,到2018年末,其累计亏损已超过10亿元——难以仍受巨亏的大股东也选择了逃离,据“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”最新数据显示,包括鼎晖、普洛斯、圆通等10家公司在内的股东已退出丰巢,联合发起人名单中只剩顺丰。对于亏损原因,丰巢CMO李文青曾表示,主要是增设新快递柜所致。相关数据显示,截至2018年末,丰巢快递柜超过7.4万组。在业界,一个公认的事实是,快递柜是一个重资产、重运营的行业,前期成本很高,一组快递柜的成本价为1.2万元以上,加上在小区、写字楼、学校等地方设柜,还要支出进场费和租金,以及柜机日常维护等费用,布置一组普通的快递柜,初始成本就在4万元以上,且费用是在不断产生的。这是一个投入大、回本难的行业。此前曾想加盟丰巢快递柜的李峰(化名)就说,一个社区安装下来加上各种费用,投入就是几十万元。李峰称,目前快递柜主要盈利模式是向快递员收取“保管费”,一组100个格口的快递柜,使用率假如每天都是100%,按“保管费”0.3元-0.6元算,一个月收入才一千多元,收回成本要三四年,且还要考虑设备维修、升级等成本。而且,相比其他行业不一样的是,这是一个运营成本,不随规模扩大而成本减小的行业,因为场地租赁费每个小区都不一样——“场地租赁费,具体要看每个小区物业,有些物业费用是固定的,有些因为其他快递柜想进入,也就年年水涨船高。”“靠存取保管费永远无法实现盈利。问题是,也没有找到任何其他商业模式。”李峰说,考察再三的结果,是他放弃了这门生意。难找“活下去”的商业模式▲图片来源:运联传媒其实,亏损的不仅是丰巢,还有它主要竞争对手之一的速递易——根据速递易母公司三泰控股3月份的财报电话会议信息显示,有投资者如此问三泰控股董秘:速递易发布的贷款信息显示,目前亏损马上进入负资产了,融资了2年没有一点进展,速递易再亏下去会不会倒闭,速递易成立已经8年了,这么多年一直亏损,还能找到盈利模式吗?对于这个尖锐问题,三泰控股董秘没有直接回答。其实也难以回答。因为,作为全国覆盖面积大、时间早的智能快递柜,速递易在2014年造就了三泰控股的暴涨神话,并成功的将其市值推向百亿元。但又迅速将其拉下神坛,推入深渊,2015年至2017年上半年,分别亏损0.38亿元、13.04亿元和1.97亿元,并在2017年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。三泰控股被迫在2017年8月,完成了重大资产重组,引入中邮资本等三家战略投资者,并将项目更名为“中邮速递易”。作为国内智能快递柜两大巨头之一,丰巢与速递易“穷疯了”的现实窘境,与智能快递柜诞生后的预想蓝图完全不一样。根据“极点商业评论”了解,作为快递行业“最后一公里”的解决方案之一,自2010年中国邮政设立第一台智能包裹投递终端后,智能快递柜市场就在一路“狂飙猛进”。国家邮政局发布的报告显示,2018年前三季度,中国主要企业设立智能快递柜25万组。有报告预测,到2020年,全国智能快递柜组数将达75万,市场规模将近300亿元人民币。过去几年,智能快递柜基本形成了快递系、电商系和第三方企业三大阵营。快递系以中邮速递易、丰巢为代表;电商系以菜鸟、京东为代表;第三方企业多为快递运营管理公司,如近邻宝、格格货栈、日日顺、1号柜等。问题是,对智能快递柜而言,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各玩家普遍处于亏损状态,靠烧钱来占领市——智能快递柜主要收入来自快递员支付的“保管费”、用户“超时费”及增值服务收益,收支并不平衡。而且智能快递企业还在扩张中,必然要继续烧钱。其中,最让丰巢们失望的是增值服务。“实际上,丰巢、速递易们早就把快递柜作为一种智能媒体来定义,试图通过增值服务来赚取利润,以及从广告收入上寻找盈利点,但最终发现相比运营成本,都是九牛一毛。”成都一家代理丰巢、速递易柜体广告的广告公司负责人徐万强(化名)说。目前,一些丰巢智能柜的机身、显示屏上,会有一些平面广告和视频广告。而增值服务主要是丰巢快递柜的诸多功能,比如:存包、欢乐送(闲置物品转出和领取)、手机回收、丰巢特惠商城等——可现实是,除了存取件,其他功能用的人,几乎没有。“此前各家布点力度不可谓不大,但从整体上看,纯粹就是为了跑马圈地。”在徐万强看来,最大的问题是,智能快递柜与社区、物业乃至电商其他环节,其实是一个完全隔绝的现实局面,谈不上什么运营效率,就像一个孤岛悬在社区、街道里,无法联动物流其他环节产生更大的商业价值,更别提形成生态效应。但与此同时,为了扩大市场和规模效应,丰巢们又不得不烧钱跑马圈地——导致扩张越快,亏损越大死循环后,企业也就难以看到活下去的希望。事实上,目前除了有阿里支持的菜鸟明确宣布继续免费外,其他快递柜如何生存是一个最大问题。有业内人士就表示,与前几年纷纷布局相比,因为没有好的盈利模式,智能快递柜纷纷退场——目前只有丰巢还在增加布柜,像速递易、收件宝、日日顺等早就不增加柜子,能维持现状就不错了。更何况,丰巢们还面临着社区便利店、代收点的竞争压力。作为最后一公里解决方案的另外一种选择,社区便利店、代收点从未放弃与智能快递柜的争夺,而且,这些社区便利店代收点一般不存在向用户收费的说法。对丰巢而言,它还面临着一个更大问题。其最大靠山顺丰日子也不好过:相比2017年的3000多亿元市值,顺丰股价在持续走低后,市值目前仅为2000亿元。最新财报显示,顺丰一季度净利润9.07亿元,同比下降28.16%。而顺丰的最大隐患在电商,单单是顺丰电商的董事长,在6年间换了7个,迄今仍然巨亏——加上2020年疫情的冲击,瑞幸事件的连带影响(瑞幸是顺丰同城的客户),丰巢还能得到多少来自顺丰的支持呢?因此,从这个角度来看,为了活下去,丰巢无疑对向用户超时收费,特别是每月5元的会员制报以最大期望。会员制是目前互联网企业增加用户黏性、提高营收的重要方式之一,但对丰巢而言,最大问题是:有多少用户,愿意在服务缩水的现实下,还甘心付费成为会员呢?或许,智能快递柜和共享单车一样,表面上看是门好生意,它在未来也可能会成为社区基础设备之一。只是,在现阶段,很难看到它顺利走下去的希望。

2020年04月30日 11:10